当前位置: 主页 > 拉魔力拉玛卡 >

廖晓伟:伟哥醉酒记|随笔

  《文学天空》网刊首发原创优秀作品,是文学双月刊《琴台文艺》及其他的选稿,主发青春、情怀、乡土、都市、亲情、留守题材的小说、散文和诗歌类作品。

  老话有曰:性情中人,财气。酒乃性情之首,落实到傻家身上,也就只此一项可说也。的一切都可独占,唯独这酒,却是必与人分享,方得此中妙趣,正所谓“酒是有灵魂的水”也。倘若一个人在那里独饮,那就叫喝闷酒:或失恋焉,或失财也,或失宠矣。

  酒之好,好在有兴奋和麻醉之功能,最适合人生不得意者(比如傻家)。而以傻家性情,要么懒得喝,而一旦喝起劲了,最后嚷着要酒的,必是傻家。于是,血色罗裙翻酒污,狂蜂浪蝶出大丑,乃是常事。

  第一回,是在县当记者。去某乡采访,喝得大醉。其实彼时并不爱酒,但拗不过乡人热情,又不会假打推杯,凭着年轻身体好,硬撑。返回到了龙潭河,车子坏了。傻家独自一人,踉跄来到河边,醉眼朦胧,观赏风景。不想酒劲发作,玉腿发软,索性躺在河边,念念有词,指点江山。同事们汽车,却发现少了一人,大骇。急急寻了半天,才在河边找到醉汉。傻家却不配合,手舞足蹈,高声吟唱。众人七手八脚,横拖竖抱,硬生生塞进车去。不过此番之醉,倒不算好丑——回去之后,竟然灵感大发,提笔写就一篇散文《醉卧龙潭》。此文中间部分一气呵成,竟不分段。末尾竟然还有句子曰:想折一支竹子做成钓竿,不知会不会钓出一个藏在地下的春天来?呵呵。

  又一回,是在成都“晃”的时候。有老乡请客,要我陪好。为不负,挨个猛敬,结果大醉。次日大早,歪歪倒倒摇摇晃晃,走到百花潭公园门外,又是玉腿发软,无力再走,索性倒在草坪上,呼呼大睡。未几,却被一只斑点大狗,狂吠至醒。那狗说也奇怪,周围闲坐者甚众,却只对傻家一人情有独钟,大吼不止。想来这省会大都市,素质果然是高啊:对市容者,连狗儿都同仇敌忾。有哥们还笑曰,狗乃是旺财之兆,伟哥即将发富。但这么多年过去了,傻家还是一穷汉,足见此说之谬也。

  又又一回,却是丢了大丑,不过也堪称“温暖之丑”。此番是为啥而喝,已然忘矣。反正酒后到了茶楼,落座未稳,就歪倒在地,倒海翻江大吐起来。事后据目击者称,傻家彼时吐得满脸都是,口鼻堵塞。若是独自一人倒在边,这番景象,势必窒息而亡,跨鹤西去焉。朦胧中听得朋友们一片忙乱,情急之下,竟有老哥从厕所里扯出抹布,就在傻家脸上一阵猛擦。傻家虽醉,倒还知道宁可玉碎不为瓦全,吐死事小失节事大。傻家这张玉脸,大好河山,岂容那WC抹布来?于是竭力推却,但众人只道保命要紧,使出擒拿之术,硬生生将傻家摁住,好一番也!随后,还有兄弟跑了几条街,买回解酒的葡萄糖灌下,终于重返。遭此,傻家筋疲力尽,花容失色,无力迈动半步。人家要扶要背的送我回家,都被我摇手。众人无奈,只得多付了房钱,将傻家安顿在沙发上,方才离去。傻家半夜醒来,了许多。要去叫门,看见地上秽物,想傻家毕竟身为地方“”,竟似那二流子烂眼者流,就不好意思去叫。幸好这茶房在底楼,傻家便打开临街窗户,贼一般翻窗而出。回家后一看,已是凌晨四点也。于是又在说说里“赋诗”曰:“老夫聊发少年狂,醉卧茶楼夜越窗。长街清冷影相吊,真想给各人一耳光!”

  廖晓伟,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,戏剧家协会会员,达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,万源市作协。已出版《成都虾子》《雕塑生命》等长篇小说和散杂文集多部,所编导的戏剧小品和微电影也有不俗成绩,作品多次获得国家家省级和海外励。


    阅读本文的用户还阅读了这些文章:
  • 美国伟哥中国网站_原装进口美国伟哥
  • 从丈夫衣兜翻出“伟哥”妻子起疑:天天倒头就
  • 国产伟哥概念股
  • 曾被称植物伟哥的黄秋葵这一步千万不要做错否
  • 马德里机场查获“伟哥” 上演现实“绝命毒师”
  • 夫妻贩卖“假伟哥”双双落网
  • 啪啪打脸揭开金戈伟哥一年近五千万销售量的秘
  • 国产“伟哥”比茅台还赚钱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栏目列表